占地2.48万平方米

2018-08-17 09:36

  随着中国城市化建设步后成熟期,亿万人口实现了居住地的大迁移,人群汇聚到每一个发散式分布城市集群的中心地带,让一线城市变得繁华无比却也拥挤不堪,城市土地的利用率与个体之间相对满意度之间的匹配度正逐年递减,大城市继续不断涌进的人群也在恶化这一趋势,居民生活环境急需新的改造。

  2016中国城市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广东常住人口为10999万人,人口总量比上年净增150万人,增长1.38%,增幅比上年提高0.21个百分点,其中广州、深圳两个超级大城市的常住人口数量增加最多,分别比上年净增54.24万和52.97万人,最新调查统计显示,深圳市常住人口1190.84万人,同比增加53.0万人。

  巨大的人口压力造成了城市建设的集群式分割,将工作、商业、居住用地以模块式分布管理人口流动,就像每个清晨浩浩汤汤的上班族地铁大军一样,是深圳每个城市居民的生活缩影,也让人们对城市生活的质量问题也提出了更多追问与要求。

  在每一个城市高涨的GDP与人口迁移的背后,牺牲的往往是居民的生活幸福度,在城市建设的狂热期间并没有人在意这些,而当都市建设进入了修修补补或锦上添花的时候,繁华背后所带来的不适正逐渐显露。

  例如居民因生活娱乐需求与周边建设的档次矛盾,被迫奔赴数十公里集中到几个核心商圈内、或者住家附近的区域性商圈建设落后被极大分流、过度商业化丧失了生活气氛等等问题,正让城市居民的现代休闲生活并不如想象中那么乐观。

  但时代总有弄潮者,商业总有破局者,也从不缺乏在千篇一律的法则中突破桎梏的先行者,深圳的多商业中心转型与社区型商业破土发芽,正印证着这个规律。

  8月5日,知名财经期刊《财经期刊》在新的一期城市调研中,采集了高德地图、美团点评、e成科技、中原地产等5家机构的大数据,包含了商业、商务、居住、休闲娱乐和交通等多个维度,形成深圳165个地铁站辐射圈周边的商业圈、居民区、商务区等14个静态和动态数据指标,最后得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结论——现在的深圳,正向着一个多中心商业城市发展。

  这一点很好理解,如果你到了南京,新街口就是城市商业的单核中心,但消费者正厌弃某一个商圈被贴上一个城市的标签,而乐意选择距离更近、服务范围小而精的商业中心,北京王府井、南京新街口一样商业与生活分界线分明的商圈建设,正引起现代人的疲惫,深圳作为中国十大最具吸引力的现代城市之一,显然正在积极地改造自我。

  虽然在拥挤的地铁上仍有着乐此不疲的购物党,但更多的城市居民正将商圈娱乐消费视作生活的一部分,他们更期待着在自己的前庭后院,就有一个可以满足自己生活娱乐消费的休闲环境,大而杂的商圈时代,正渐渐不符合城市居民逐渐提升的精细生活需求。

  这种趋势与《中国消费者调查报告2016》中“城市消费者的消费耐心正逐渐减弱”一结论不谋而合,在主题商圈越来越不能逆天改命的时候,综合性社区型商业悄然崛起。

  而在社区型商业前赴后继的尝试中,深圳泛海城市广场的成功可以看做一个教科书式的案例。

  深圳泛海城市广场位于南山区月亮湾片区,介于前海物流区,大南山生态公寓和旅游度假公园之间、紧临前海路的,是泛海拉菲花园的第三期商业综合体部分,占地2.48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为12.2万平方米。商业2.6万平方米,写字楼2.6平方米,公寓3.4万平方米。

  泛海城市广场主要由商业、办公楼及商业公寓构成,但不拘泥于棱棱角角形式的商业与生活区域划分,更是通过针对住户与客群的消费需求和生活理念,针对性的引进了企业,打造了符合不同身份群体生活需求的休闲、娱乐、消费环境,共同构建了泛海拉菲花园“生态、节能、宜居、和谐、低碳”的现代化绿色生活环境。

  单纯的从商业用途来看,泛海城市广场和其它的购物中心等并没有差异,然而深入其生态的理念构造与规划上,却与常规的商圈截然不同。

  建筑大师贝聿铭曾说过——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建筑,而是规划,这句话也正是新一批商业集群社区建设者理念的最好写照,就犹如深圳泛海城市广场“后院小生活”的理念一般,重塑着现代人都市生活与商业集群之间的融合程度。

  泛海购物中心一改传统大而全的商业业态,对比周边五公里内的大型购物中心,抓住了小型社区商业的市场空白点,在同质化、标准化的商业中心中走出了一条非典型性商业购物中心的新形式,不过分注重企业经营端的商业性,而是注重处于整个商业中心核心位置的消费者的情感体。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