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约首先是作为一个军事组织存在的

2016-12-02 06:36

  作者Grasimov,潜心于地缘政治、军事历史研究,长期关注东欧及亚太问题。

  明年,当今世界最大的地区性防务组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以下简称北约)就将迎来它70岁的生日。这个以对抗苏联及其盟国为直接目的的组织,在苏联解体后依然存在,并不断“纳新”,招徕新的成员国。

  说起北约,就不得不提到冷战期间与它针锋相对的、在苏联领导下组建的华沙条约组织(以下简称华约)。那时的北约还不能像今天一般不断东扩、围堵俄罗斯,反倒是华约庞大的坦克部队压得北约喘不过气来。

  可就在27年前,正是1991年的愚人节,上天给北约诸国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一夜之间,华约宣布终止其所有军事活动,北约最大的威胁,消失了。

  二战结束后,随着雅尔塔体系的确立,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展开了长期对峙,是为“冷战”。

  在冷战初期的1948年,苏联对柏林的封锁使战后的西欧诸国惊恐万分。对于这些饱受战火摧残的国家而言,当务之急是寻找靠山、抱团取暖,而与美国合作无疑是极好的选择。基于对苏联的共同恐惧,1949年4月4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12个西方国家共同签署了《北大西洋公约》,并于同年8月24日正式生效,北约诞生,针对苏联的协防机制正式建立。

  对于此时的苏联来说,北约的建立似乎只有象征意义。毕竟,面对部署在东欧前线的苏军坦克部队而言,此时的北约联军还是一团散沙,而关于德国、奥地利、土耳其及希腊的阵营归属问题尚未解决,苏联在外交上依然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因此尚未考虑组建军事联盟。

  然而,局势在1950年代陡然升温,欧洲国家的“站队”工作基本完成,而持续三年的朝鲜战争使美苏斗争更加激烈。以此为背景,美国在西线率先发难,开始帮助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以下简称西德)重建其武装力量“国防军”,并在1954年10月23日联合英、法等国签订了《巴黎协定》,正式吸收西德加入北约。苏联担心此举将唤醒德国的军国主义势力,打破美苏战略力量平衡,因此试图阻止《巴黎协定》生效,并建议缔结《欧洲集体安全条约》。

  显然,西欧国家对苏联这种“临时善意”并不买账,于是苏联开始重新思考缔结军事联盟的可能。随着1955年5月5日《巴黎协定》正式获批,苏联一方也加快了军事联盟协商进程。九天后的5月14日,苏联、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以下简称东德)、波兰、阿尔巴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八国首脑在波兰首都华沙签署了由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起草的《阿、保、匈、德、波、罗、苏、捷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简称《华沙条约》。

  《华沙条约》的有效期为二十年,到期后可根据协定再顺延十年。1955年6月4日,根据《华沙条约》第六条规定,华约作为军事和政治联盟正式成立,总部设在莫斯科。华约就此诞生,美苏至此都组成了各自的“战队”,“两约对垒”,正式开始。

  在冷战的背景下,华约首先是作为一个军事组织存在的,因此防务建设一直以来就是华约组织的工作重点。

  对比北约的军事组织结构,华约在某种程度上更像是苏联国防部的“东欧办事处”。在华约诞生前,东欧国家军队基本由苏军一手扶持打造,甚至部分先于东欧国家政权而诞生,例如跟随苏军一路从基辅打到布拉格的捷克斯洛伐克第一军,其装备完全由苏联提供,并依照苏军战术条令进行训练,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军就是在这个军的基础上组建的。因此,从历史渊源上看,如果说华约组织成员国都是苏联的“卫星国”,那么他们的军队也可称作苏军的“卫星部队”。

  众所周知的是,“苏联模式”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高度集中”,这在华约内部也毋庸置疑:华约联军总司令和总参谋长均由苏军单方面指派,通常由国防部的一位副部长与第一副总参谋长出任。在每个华约国家首都,均有一位苏军上将充当“华约常驻代表”,确保该国军队与苏军在战备上保持高度一致。从1960年代开始,苏联又开始向华约各国提供成套的苏军现役武器装备,这让华约军队实现了由表及里、极为彻底的“一体化。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