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他们曾遭受失败

2018-07-29 20:27

  秒速赛车日前,沈阳27岁青年关霄汉接到了凤凰卫视编导欧大民的邀请,参加《铁血军魂——180师在朝鲜》大型纪录片的拍摄,并出任编导。同时,北京传来现代出版社的消息,他的同名新书首印两万册已订购一空。

  近日,在北京国际会展中心举行的《铁血军魂——180师在朝鲜》新书发布会上,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李岩这样评价:“这本书通过对健在老兵的采访,全面展示了志愿军180师在朝鲜战场上艰苦卓绝的斗争,颠覆了长期流行于民间的种种不实传言,通过对抗美援朝战争的生动叙事,带人们走入最真实的朝鲜战场。对那些为了信仰和民族而浴血奋战的老兵,即使他们曾遭受失败,仍不妨碍我们对他们深深的敬意。”

  关霄汉说:“什么叫军人之血?军人之血就是 我以我血荐轩辕 ,就是 用自己的鲜血呛死敌人 。180师,一支鲜血凝成的军队,一支流血不止的军队。他们以自己的巨大牺牲,掩护了军和兵团的转移……这是个悲壮而崇高的历史。”关霄汉说,我虽然是80后,对历史有自己的看法,但是,面对那些雄伟的崇高,我依然有着庄严的感情。我认为,一个成熟、有出息的国民,理应具备对神圣的恭敬态度。

  “战场是什么?它不是80后、90后在网吧包宿的战场,也不是电视中 手撕鬼子 的战场,残酷这个词已经不足以形容它的惨烈,正因如此,这些老兵值得被记录。历史无论走多远,那保家卫国的满腔军人血都永远光照后人。”

  关霄汉在比较自由的家庭环境中成长。他从小特别喜欢军事,是个超级的军事迷。还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他就订阅《军事史林》、《名枪》等杂志,上中学时还写过小说《滇缅大战》。

  2011年,关捷、关霄汉父子经介绍结识梁玉琳将军。梁将军曾为180师政治部青年干事,退休前为沈阳军区纪委常委,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梁将军向他讲述了亲历的志愿军180师在朝鲜的悲壮历史,讲述了7000人英勇抗击美军近10万兵力的合围、成功突围,并由损失惨重而得不到现人正确理解的种种历史真相。

  关氏父子又陆续结识了当年180师郑其贵师长家属、曾担任郑其贵警卫员的王顺秀师长、赵三禄副军长、战俘张泽石等十几位基层老兵和指挥员。老兵的泣血讲述让关霄汉特别震撼。他说:“血液中有一种力量督促我探寻历史真相。离历史越近,我的使命感越强。”

  其实,老兵对回忆那段历史有顾虑。还有些老兵看他太年轻,觉得80后根本不了解战争,干脆摇摇头不愿讲。关霄汉对他们说,“爷爷,请相信我们这个进步的时代。”同时,他用自己了解到的军事常识作为采访突破口,跟老兵们聊战场上的步枪型号、能打几发子弹。渐渐地,老人们觉得这个年轻人感情朴实,而且谦虚好学,便有什么说什么。

  在采访中,关霄汉关注普通士兵的故事。普通英雄的群雕,是他写作的特色。正如作家张正隆在序言中说,关霄汉在把握好高级将领的形象的同时,能成功塑造出王大胡子、王小亮这样的普通战士,足以说明他对普通人的尊重,士兵和将帅同为主角,这是这部书的亮点。关霄汉说,写这本书的本意就是为了在良心上刻下深深的记忆。面对崇高,要行庄严的军礼。

  “写历史必须要眼睛盯着真相,要对历史高度负责——特别是那些在悲壮历史中被指定去演绎悲剧的人物,那些被误解的人物,那些被冤屈的人物,那些被淹没的人物,还有那些被以讹传讹了的历史事件。谁的说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相。”关霄汉说。

  一年多的采访结束后,关霄汉首次着手写作长篇。他问父亲:“怎么写?”关捷说:“如实再现史实,但要用文学去激活历史。太拘泥了,是纯史料;太文学了,容易失真。就是给历史插上文学的翅膀,不能飞跑了,也不能掉下来。”关霄汉若有所悟。

  6个月后,29万字的书稿拿出来了。关捷不相信它居然这么生动。他承认,在审阅儿子的书稿过程中,曾数次落泪。他说,他无法在那种悲壮面前保持冷静。首先,是因为素材本身好,其次,写作的再现确实到位。

  一部长篇军事作品成就了作家“父子星”。但关霄汉却说:“我无意当一个作家,只是想写一些我愿意写的东西,相当于在课堂上发言,说出我发现的和我想到的。”他手中的第二部作品、描写38军在朝鲜的《万岁军长梁兴初》马上就脱稿了。这个80后军事迷将再次闪亮登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