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故事:我与妻子“异性合租”的情爱生活

2018-08-31 09:00

  上大学的时候,我是班里有名的积极分子,曝光率很高,长相还算比较英俊吧,常常会接到很多女孩递给我的情书和礼物。可经常和我一起参加活动的李肖从来对我不来电,不仅不怎么喜欢和我说话,连正眼都不瞧一眼。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吧,我倒是觉得这个女孩有点特别,就给她寄了一封情书,我们成了恋人。

  毕业一年后我们结了婚。 说实话,李肖长得很娇小,可是她一开口说话,就充满了火药味。真正生活在一起后,我才发现李肖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女人”。

  我们的收入不分上下,两人一起吃饭时,李肖坚持各买各的单。有时候当着我朋友和同事的面,她也是如此,让我觉得很没面子。在家里,她也不做怎么做家务,每每我累到很晚回家,多希望她给我递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可是,没有。

  一次,我得了胃病,晚上胃痛得不行。也许是心情太差了,我忍不住抱怨李肖,为何不在家里做饭,既干净又经济实惠,吃起来放心。可李肖却气呼呼地对我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要知道,我花在做饭的时间要创造多少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你以为我工作不久就升了职是凭空得来的吗?是因为我为单位创造了价值。你竟然为了一顿饭来这样责怪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摔门走了。作为一个男人,我需要的是一个温柔的老婆,而不是成天在我面前创造社会价值的人。

  一气之下,我拨通了同事张小苏的电话。张小苏和我年纪相仿,丈夫在外地读研究生,她做饭很好吃,常常在周末邀请同事到她家聚餐。

  到达张小苏家时,她已经准备了四菜一汤,还开了一瓶红酒。她问我是不是回家受气了?别往心里去,小夫妻哪有不吵架的。你看我,老公不在家,想吵架还没人吵呢。我向她说了李肖的种种不是。不知不觉,一瓶红酒被我们喝完了

  醒来时,已是凌晨四点。我吓傻了,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耳光,暗骂自己不是人。张小苏也哭着说对不起丈夫。最后,张小苏和我约定:我们是酒后失态,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谁也不能对别人提起。

  当我跌跌撞撞地回到家时,李肖居然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想到昨晚的事情,我就感觉到心虚。李肖走近我,伸长脖子闻了闻,然后狠狠地给了我一耳光,倒在床上哭起来。那天下午,李肖递给我一纸协议,说我没有不签的可能。

  离婚那天,租房故事:我与妻子“异性合租”的情爱生活李肖表现得很理性,不仅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哭哭啼啼的,还和我有说有笑,倒是我,心里觉得堵得慌。

  因为是我对不起她,在分割财产时,我主动要求把家里的东西全留给她。当我绝望地回到家里,收拾了换洗衣服准备走的时候,李肖却叫住了我,她说虽然我们已经不是夫妻关系了,但至少我们还是朋友。你现在身上也没什么钱,又没找到住的地方,暂时就住这里吧,就算我们是异性合租。 等我存够了钱,把这房子钱里你的那一份还给你了,你买套房子后再走吧。

  我真没料到李肖会这么大方,想到那些离婚时为了财产,和丈夫闹得撕破脸皮的女人,她的一番话让我更觉得自己不是人。

  接下来的一个月,倒是相安无事,她住主卧,我睡客房。我倒是觉得这种离婚不离家的日子挺快活的,不管我回家多晚,李肖也不会多问一句。只是想想李肖一个人躺大床上,恐怕很难受吧,有好几次,我凌晨回家,发现她屋里的灯还是亮的。

  其实,自从那件事情过后,我和张小苏都没有单独见过面,毕竟那一次我们都是无意的。

  一个周末,一帮老同学聚会,我和李肖自然被请去了。我和李肖一出现,同学们就开起了玩笑,说,真没想到,当年在辩论会上各不相让的两个人做起夫妻来,竟然这么般配,真是校园爱情的典范。我和李肖小心地演着戏。吃完饭后,我们还在大家的掌声中跳了舞。

  回到家里,已是凌晨2点,李肖的酒劲来了,走到楼梯口,她撒娇说走不动了,我去背她。

  该地块的竞拍吸引了龙湖地产、常州新城房产等外来与本土品牌房企参与竞争,最终,龙湖新城分别拿地。

  阳光龙庭,北辰置业的潜心巨作,彰显了北辰的实力与智慧,凝聚了龙城常州城市人文、自然环境、居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