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是非常敏感的动物

2018-10-04 22:48

  谈过6个男朋友,没有一个对感觉,每个大概都相处不过3个月左右。现在想想还真有些希奇。每一个都是有善始却没有善终。到了那一刻似乎就等待着什么东西来诱惑我。“一夜情”可能更注重的是新的两性体验,我看重的倒不全是这些。

  男人在我看来是我生活的一个侧面,这个侧面平常是很丢脸到的,当你把它翻过来的时候,它就暴露在你眼前,一丝不挂,触目惊心。在那个夜晚你发现躺在你身边的男人陌生得令人汗毛直竖,你甚至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我对男人的熟悉大多在夜晚和夜晚的床上。男人是否像个男人,不是靠他的言语表情,床比任何一切更能说明题目。有些女性是在和男人发生关系后才完整地爱上男人,“一夜情”对于她们是无穷美好的遭遇。我是想先熟悉男人再往熟悉他的床上能力。假如我觉得他很特别,我才会留意他的表现,才愿意在某个夜晚与他同拥热衾共度良宵。

  “一夜情”实在是个隐躲在每个女性内心的玫瑰故事,是一种冲动或者说向往。这个词难免让人觉得违反道德,品德败坏,专心不专一。

  恋爱过的人应该承认,天下并没有唯一道德标准,很多遭遇不管是离奇的还是正当的,都可以指向两个人心中的真情标准,留意这个标准不是人类的泛道德与泛文明。当人们说“爱情是浪漫温馨”的时候我觉得那是对爱情过分的恭维,是不正确的评价。爱情疯狂的一面总是被我们有意忽视,或者换句话说,爱情疯狂的一面是畸形的,所以无法进进爱情的定义。

  现在以一种经验的眼光看,爱情只是一种人生经历,它没有责任往担当道德的网传教士。“一夜情”所以发生了,就是由于每个人不但是女性心中都躲着一个魔鬼,它的名字叫欲看。欲看像爱情一样,本身并没有属性,它的物理状态应该是液态的,活动着的。欲看的动机在当时当地总是被当事人误解,它实在什么都没有,它只是当事人遭遇的过程。而对过程的解释不过是对事实的翻译,对历史的猜测,于历史或者事实本身而言毫无意义。

  我似乎很赞同女性的“一夜情”的,但尽对不是基于我是女性,似乎要给同胞们争个风骚的权利。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解释为什么生活是这样的,你只能解释你是怎样生活的。

  那件事发生以后我觉得我的生活变得很怪异,很多能够解释的题目一下子都找不到答案了。后来干脆我就不考虑自己的行为动机了。西方哲人怎么说的?“我思故我在”,我想变换一种说法,叫做“我在故我思”。思想总是落后于行动。

  我的丈夫罗魏是我大学的同学。大学毕业时我们分在一个城市,那时只是一般朋友。我自己长相不出众,到25岁那年对象还没着落,我的女同事们开始帮我着急了,都下上张罗。我觉得挺难受的,就找他聊天,真的没有别的意思,老同学嘛。那天晚上我们要了一点红葡萄酒,喝了两杯我就有点不行了。醒来后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猜是他送我回家的,可能还帮我擦干净了衣服上的呕吐物。我没想到他还挺细心。我和他属于没有特别感觉的那种,彼此印象可能不差,可从来没有想到要成为伴侣。再后来我们的联系多了一些,但进展不大我是说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一天,我高中时的同学大雄从日本回国探亲,打电话约我出往。我知道大雄对我的印象一直不错。谈话间我们彼此涉及到了各自的婚姻状况。他说他在日本积累了一些钱,生活还算可以,希看我和他一起往日本工作。他当时情绪似乎特别激动,说了不少情话,反正弄得我心里一动一动的。他回来总共只有一个月,有26天是跟我呆在一起的。我不知道是怎么和他上床的,在哪儿,什么时间,对我来说似乎已经很远远了。我把往日本以及和他预备结婚成亲的事跟家里人说了,他们一时难以接受。

  大雄回了日本。我给他往了三封信,他只回了一封,内容很平常,与他当时说那些话简直大相径庭。而且我发现地址也不是他曾经告诉过我的。我一下子对大雄失往了信心。

  决定和罗魏结婚成亲是一周内的事。父母倒是蛮兴奋的,由于大家在一个城市,以前接触也较多。婚后我们的感情还挺好。可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的爱情是怎么回事不,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实话,我现在很怕大雄回来,怕自己无法解释自己的婚姻以及对他的怨恨。

  女性是非常敏感的动物,她们比男人更懂得享受生活的馈赠,也同时付出了深重的代价。代价使人成熟,假如事前能知道要那么大代价,那人就是成神仙了,而天上的神仙是没有痛苦的。我是在一次同学生日聚会上熟悉他的,在这之前我已经和我的丈夫生活了两年多,并且讨论着什么时候得要个孩子了。他引起我的留意是由于他会讲笑话,不是那种男人常见的浑话。他一看就是个幽默的人,性格非常随和。

  晚会结束前大家分工,谁该送谁回往,他碰巧被派往送我回家。一路上他挺沉默,分手时我主动要了他的电话。对我来说,这只不过是对别人的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