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成为社会中最需要帮助的人群

2018-03-19 08:36

  《2015年世界发展报告:思维、社会与行为》指出:“贫困不仅仅是资金短缺问题,与贫困相关的、旷日持久的、日复一日的艰难选择实际上消耗了个体的带宽,或者说心理资源。”“贫困导致对当前的过程重视而损害了未来发展。”贫困可能为个人、家庭和社会带来不安全感,智力贫困的代际传递具有巨大的潜在风险性。

  低财富、低能力和低社会资本的人群,成为城乡社会底层,进一步拉大了社会经济财富差距和人的发展差距。智力贫困代际传递的最大风险是使低社会阶层固化。固化的社会阶层,不利于社会流动和社会发展,将使穷人失去参与社会的能力和热情。由于教育不公平所造成的贫困代际传递,更深层次的影响是经济贫困和智力贫困的两重复制。

  一个人有未来才有希望,有希望才有生存的信心。贫困家庭因其主要成员教育水平低、经济能力低和社会资源少,最终导致下一代的教育低水平。世界银行认为:贫困的社会环境自身也能产生认识损耗。“贫困人口可能感到无能为力、不受尊重,对他们生活的改善不抱希望。”

  贫困不仅让穷人今天过得不好,更重要的是贫困夺走了穷人的未来。在智力贫困代际传递模式的循环中,不仅上一代影响下一代,下一代也会对上一代的心智和能力产生负面影响。从更加宏大和长远的视角分析,这一群体的未来也将直接影响到家庭的未来、区域的未来和国家的未来。

  由于物质再生产能力和社会资本再生产能力不足,智力贫困者及其家庭,对于社会经济发展的贡献较小,甚至成为社会中最需要帮助的人群。智力贫困者及其家庭成为社会中经济贫困、社会贫困和教育贫困的最弱群体,落后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更让人担心的是,新一代的未来和其未来的家庭,他们从小生存在一个经济资源和社会资源匮乏的家庭,所面临的生活发展状态使他们或是自认如此,或是对社会充满忿忿和不平。这绝非要证明社会遗传论,而是直指我们所面临的严峻社会现实。

  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JosephEugene Stiglitz)在《不平等的代价》一书中指出:“广泛存在不平等的社会不能有效运转,从长期来看,其经济既难保持稳定也难以持续增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不平等导致了不稳定,但是不稳定本身又导致了更多更剧烈的不平等,这是我们所要讨论的几种恶性循环之一。”

  如果对于智力贫困群体缺乏社会关注,他们将进一步边缘化和固定化,乃至成为社会不稳定影响因素,甚至出现反社会情绪和行为。智力贫困代际传递的直接原因是经济资源与社会资源贫困,重要原因是智力贫困的复制。

  目前所进行的资源型扶贫,可以为贫困家庭和贫困个人提供保障一时之需的物质与经费来源,生产型扶贫则重在培育贫困家庭和贫困个人的自我造血、自我发展能力,但是这种能力与核心智慧水平的提升,根本在通过教育抑遏智力贫困代际传递。只有教育才能打破固化的社会阶层,创造社会流动的奇迹。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